热门搜索:

而是一些突发状况让风月的心情很糟糕什么事情就不说了

时间:2018-12-26 00: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最终,司徒美堂和国府的高层们将“航空义勇军”的驻地选到了四川蓉城的军用机场。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最安全也最方便,随时可以通过武汉转场支援东南前线。
 
    四川省主席也对此表示了欢迎,因为这批美籍华人可不是国府的人,既可以给他带来帮助又不会对他在四川的统治产生什么威胁,这当然是好事儿。
 
    可对于中日双方的特务来说,四川这个名字很难不触碰到他们那根敏感的神经,国府眼中桀骜不逊的刘上校,关东军眼中可恶的野兽上校也去过美国,司徒美堂却又将驻地选在了四川,这两人不会暗地里有什么“勾结”吧!刘团座“勾搭”能力一向很强的,出趟国游玩就把美国罗斯集团劳拉小姐勾搭上手成立华美兵工厂一事,让中日两方的大佬们都有些头疼。
 
    所以,就像闻到腥味儿的猫一样,双方特务加强了对独立团基地的窥探,希望寻找出什么线索。
 
    但他们显然失望了,刘浪和美国方面并没有什么交际,就连司徒美堂飞往蓉城,这位也只是以四川第十四行政督察专员的身份出席了欢迎仪式,两人并没有私下交流,有的只是客气的寒暄和点头致意。
 
    刘团座对于司徒堂主的吹捧之辞肉麻的特务们都想主动离他远一点,就连他们对自己上司的跪舔也没如此厚颜无耻吧!恐怕谁也没看到年近七十的老人司徒美堂睿智的眼睛里蕴含着笑意里的深刻含义。
 
    那,可不是一个初见者就有的态度,尤其是对一位毫无政治倾向只想为国家和民族出力的老者来说。
 
    刘团座自然是早就防着特务们这一招了,从离开美国开始,司徒美堂方面就主动和华商公司海外分公司除了药品代理权的往来就不再有其他任何往来,甚至直到周大鹏领衔的华裔飞行员们抵达上海,刘浪才从知情者那里收到消息。
 
    可以说,通过这两年的时间,刘浪已经将自己和司徒美堂接触的一切撇的干干净净。没办法,现在中国政治局势复杂,如果让光头大佬直到自己和司徒美堂有过联系,难保他会想东想西,而将这支拥有先进战机战斗力强悍的空军束之高阁。
 
    曾经时空中的光头大佬,可是没少这么干过。刘浪不能让这种狗血的事情发生,这支航空义勇军必须在淞沪的上空狠狠教训一下不可一世的日军空军,给孱弱但无畏的中国空军保留一丝元气。中国空军的精华,可尽在淞沪。
 
    他们,本可以为中国的碧空做的更多,但因为飞机型号的落后以及远远不及的数量,血洒长空。最后一架中国飞机折翅淞沪上空,是中国空军最悲壮的挽歌。
 
    和这支由华人热血青年为主组成的航空兵保持足够的距离,是刘浪唯一能做的。
 
    不过,早在两年前独立团就秘密成立的警卫排,透过刘湘的安排,顺利的进入了“航空义勇军”的驻地,担任他们的警卫。
 
    随各类飞机配件运来的100套无线电通信设备也被刘浪派人秘密接应回独立团基地。这一次,叶教授和他的得意弟子们最大的任务,就是以这100套本应该安装在飞机上的无线电通信设备为基础,开发美国牛仔们正在大力研发的野战无线电通信设备。
 
    刘浪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们将体积沉重的机用无线电通信设备缩小体积和重量,适合单人装备。刘浪知道,这个技术在眼下是完全可行的,美国牛仔们在太平洋战争开始,就已经装备上了单兵“大哥大”,将军甚至能将命令传达到班排,传输距离高达10公里。
 
    而全力开工的华美兵工厂也依约向川军和山西的老阎同志刘浪许诺过的各类装备,并且还向国府推荐了自己的重炮。
 
    各项性能不输于第三帝国的150重炮,而且还接受无息贷款甚至可以用军火税来抵扣的优惠条件让军政部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大量第三帝国订单,改为购买华美兵工厂的重炮。
 
    独立团则是一边接受更改了缺陷设计的自动步枪和前所未有的单兵火箭筒以及从国外进口在华美兵工厂改装了口径的轻机枪、冲锋枪,一边针对装备的新武器演练新的攻防战术。
 
    在越来越熟练的三三制的基本步兵战术的引导下,强大的基层轻火力被开发到极致,以前用人数还能占据优势的蓝军部队基本都被各营完虐。
 
    教导队的训练也进入了第三批轮训,刘浪已经决定,在三期训练结束后,暂停培训,各级官兵归队,进行最后一轮磨合。
 
    当民国二十五年的冬天来临的那一刻,刘浪将目光投向了广元的西北方,那里,将会出现改变民族命运的大事件。
 
    。
 
    s:对不住大家,今天更新有些晚。不是风月不够努力的码字,而是一些突发状况让风月的心情很糟糕,什么事情就不说了。风月唯一能告诉大家的是,明天,就是独立团的出征之日了。那也是那个时空中中华民族的出征之日,这个故事的描写,已经在风月的脑海中盘桓数月。
 
    曾经的那个岁月里,大战将起,我们的先辈们,从云南,从广西,从湖南,从四川,从陕北,扛着枪,赶赴国战。
 
    明知赴死,亦义无反顾。这九个字,风月写下的时候,是眼含热泪。风月从开书的时候,就是希望将先辈们英勇抗战的故事尽自己的努力展现给书友们,主角超人一等的存在,亦只是风月个人的美好愿望,希望给我们曾经苦难的国家和民族带去一丝帮助。如果没有达到大家的期望值,那只是风月笔力有限,绝不是风月想写成抗日神剧博眼球来对先辈们有所亵渎。风月从来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并一直持续到生命的结束。风月此生不会踏足日本一步亦不会购买日货,小女,亦是如此。
 
    对不起,今天的确有些太唠叨了,对不起大家。
 
 第948章 时光如梭(3)
 
    携完美处理“两广事变”之威,对在陕北无比活跃不断提出“建立统一抗日阵线”的红党愈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光头大佬更有底气,调南下的中央军北上,欲取代东北军在陕西对红党进行围剿。
 
    10月22日,飞抵西安的光头大佬严令张少帅对陕北用兵,张不从,并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要求,光头校长不许,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10月29日,张飞往洛阳为光头校长祝寿,再提联合抗日主张,再次被拒绝,并被告之,若不愿意战,中央军将会取东北军和西北军而代之。
 
    11月27日,张再上书光头校长,请缨抗战,再遭拒绝。
 
    12月2日,张飞抵洛阳见光头校长,要求释放抗日救国会“七君子”。并向光头大佬面报,谓其部下不稳,势难支撑,再三请求委员长前往训话,光头大佬同意赴西安,驻华清池。
 
    12月7日,张到华清池见光头校长,再三苦谏,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遭拒绝。
 
    12月10日,张见到了光头校长,光头校长正在召开会议,正式通过发动第六次“围剿”计划,决定在1936年12月12日宣布动员令。
 
    12月11日晚,光头校长邀请
    刘浪知道,虽然曾经的时空中刘湘并没有在获悉此事后就马上做出反应,一直等到各方表态差不多了才致电张杨二人表达了和平解决争端的意愿,但他也并不希望在这个时间点让中国失去领袖。
 
    不是他有多喜欢某人,而是,在日军的兵锋下,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国积攒所有的力量来抗击,恐怕,各自为战的中国没有未来。
 
    这一次,刘浪没有谏言,但刘浪知道,他那位一省之主的叔父绝对能听得懂他的意思。刘浪的意思和他一样,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抗日,所有的政治和私利都得为国家和民族的前途让路。
 
    张儒浩在听到“西安事变”的消息之后,先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继而脸上露出狂喜,他不可能不欢喜,光头大佬这个红党无比痛恨的刽子手竟然也有今天?无数的同志和战友就在他的面前倒在白色恐怖造就的血泊中,他如果不因此而兴奋,那他就不是红党了。
 
    “杀了他,国党一样可以选出总统,继续抗日。”张儒浩几乎是低吼着表达自己的意见。
 
    这一点,刘浪也无比理解。换成是他自己站在张儒浩的位置,恐怕第一个念头也是杀了他。无疑,和红党已经签订协议的张杨二人很有可能达成绝大部分红党人的意见。
 
    可是,无论光头大佬的军事才能是不是低劣,但毋庸置疑,他的政治才能在当前的中国是极为出类拔萃的,就算有超过他的,也不在国党,而在红党。至少,中国从名义上的统一是成就在他的手上。
 
    “你错了,杀了他,中国马上就会四分五裂,中央政府再难对各省发号施令,而失去统一领导的中国,又如何抵挡来自日本人的大军?”刘浪却是摇摇头说了截然相反的意见,见张儒浩还有些愤愤然的想反对,又道“不如你我先等上两天,看首长们怎么表态。”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