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这样的不算倒霉蛋的倒霉蛋成为战争之识被枪决的最高将领

时间:2018-12-26 00:11 文章来源:互联网

 刘浪知道,虽然对光头大佬个人红党是人人诛之而后快,但相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他们必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事实上,历史已经证明过,他们的选择,就是最正确的。
 
    果然,在12月13日中午国党开会决定剿抚并用的方针和政策,军政部一级上将何上将为讨逆总司令率大军进逼西安城之际,红色总部却意外的通电主张和平解决争端,杜绝中华内战。
 
    各地军阀随之也纷纷表态。
 
    而这一次有了刘浪不意见的意见,刘湘没有等到19日,而是赶在最精明的山西老汉发表“第一,兄等将何以善其后?第二,兄等此举,增加抗战力量乎,减少抗战力量乎?第三,移内战为对外战争乎,抑移对外战争为内战乎?第四,兄等能保不演成国内之极端残杀乎?……请兄等谅察,善自图之。”文绉绉却情真意切劝双方和平解决争端的电文之后就致电西安“内战必致亡国,无待赘言,必须避免军事接触,速求政治解决。”
 
    云南,广西、湖南、山东等地军阀也纷纷通电表达自己的态度,绝大部分都是希望和平解决。
 
    刘浪其实很佩服这些民国的大佬们,他因为是知道历史,所以毫不犹豫的做了这样的选择,但他们可都是在和光头大佬统一中国之时都有过争端的,竟然也做出了历史曾证明过的最正确的选择,恐怕这个时候的他们不仅仅只是因为政治眼光的正确性吧!日本人带来的巨大压力也应该是很重要的原因,他们也不想成为民族历史上有名有姓的罪人。
 
    当然也有借机想扩大自己利益的,比如山东的韩某人,不发声明也就罢了,还发一封密码电文,这样的不算倒霉蛋的倒霉蛋,成为战争之识被枪决的最高将领,也就不足为奇了。想浑水摸鱼,却没眼光,那能怪得了谁?
 
    在各方斡旋之下,光头大佬被迫接受“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主张,由张少帅亲自护送回南京。
 
    西安事变最终和平结束,光头校长也放弃了自己“安内攘外”的政策,国党与红党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统一阵线,一致对外。
 
    中国,终于在进入1937年的前几天,国内不再有战火,所有的中国人,将目光都投向了中国的北方,那里有数十万日寇正在虎视眈眈。
 
    日本人,虽然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中国两党统一战线的成立,也给了他们压力,战争必须要被提前。
 
 第949章 战争爆发
 
    过完民国二十六年春节,独立团由刘浪亲自签署备战命令。
 
    独立团所有人员取消探亲假,不得擅自离开军营,所有家住新建成曙光小镇的军官由每半月一次休假一天改为四十五天一次休假一天;军需处开始储备各军种所需弹药,辎重连由满编81人的战前编制变成481人战时编制,400平时半月训练一次的辎重连壮丁全部转入现役,以军事训练和物资搬运整理以及车辆驾驶、骡马喂养等科目加强训练。
 
    基地守备营2000官兵全部满编,所有空缺半月内由新兵营新兵抽调到位,同时撤销新兵营建制,所有新兵全部补充至独立团各军种,撤销教导队编制,教导队所有参训官兵回归各部。
 
    教导队各教官则各回其原职,从新六十一旅借调的教官们则回归原部队,十名红色教官的职位刘浪却是早已安排好了。
 
    基地守备营空缺步兵连长一人,步兵连副一人,炮兵连副一人,辎重连连长一人,四人去迟大奎处报道。
 
    独立团作战部队四个步兵营,一营营长依旧由刘浪亲自兼任,营副调往基地守备营担任少校副营长算是高升了,空余营副一职,刘浪将其任命给了十名红色教官之中表现最优秀的叶子华,这名读过书也打过不少仗并在红色部队军校里学习超过一年的优秀红色连级军官被授予上尉军衔。
 
    剩余的五名红色教官,却是去了另外三个步兵营担任连副,和警备营的同僚一样,全部被授予中尉军衔。而原来的人员不是被调走到安防团担任连级主官,就是调任基地守备营连级作战单位担任主官,皆算高升了。
 
    十名红色教官这一年多的时间可不是白来的,白天和军士老兵们一起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晚上则教他们战术和文化,每个连队的骨干军士可以说都是他们的学生,而且他们有一种天生的官兵一体的理念,到了这种基层作战部队,如鱼得水,用了不足一个月就快速的融合进去,就连先前因为大战在即对自己副手更换有些不满的几个连级主官也开始对他们赞不绝口。
 
    可以说,无论从人员配备,物资筹备,部队装备训练,独立团都已经做好了所有战争前来临的准备。
 
    大战将起的阴云不光是在独立团,亦不光是在广元,也不光是在全军换装重组军队编制的四川全境能感觉到。事实上,整个中国,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已经将北平三面包围的日军逐渐露出的狰狞。
 
    整个中国,都明白,战争不是不可避免,而是即将打响。
 
    1937年6月,以卑鄙手段占领丰台的日军开始频频在演习。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
 
    1937年7月7日傍晚,永定河畔的宛平城传来了29军战士们的歌声:“日本军阀,国民之敌,为国为民,我辈天职……“这是29军士兵在吃饭前唱的《吃饭歌》。唱歌的士兵们个个神情悲愤。宛平城外,就是虎视眈眈的日本兵。219团一个连大部血洒卢沟桥,仅4人生还,铁路桥和回龙庙失守。
 
    中国第29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37师110旅旅长何基沣,守卫卢沟桥的部队是正是何基沣部下的219团。听到卢沟桥的炮声,他马上亲率220团来援助,并组织敢死队,带上手榴弹和大刀,天黑后突袭日军,夺回失守阵地。
 
    亲背大刀的少将旅长站在自己的150人的敢死队面前,声音震耳发聩:“我辈是爱国军人,受人民养育,当以死报国。卢沟桥就是我们29军的坟墓!“
 
    这位获得一级解放勋章的未来共和国农业部长践行了自己的诺言,在去世之后,他的骨灰,就撒在卢沟桥旁,和他曾经血洒疆场的麾下们一起继续守护着祖国的日月和星辰。
 
    日军挑起七七事变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七七事变的第二天,红党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
 
    而光头校长依旧抱有侥幸,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日军见攻卢沟桥不可得,玩起了“坐地谈判”的把戏,一边用谈判麻痹中国方面,一边积极的调兵遣将。
 
    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明是一纸空文。
 
    7月26日,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
 
    7月28日,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香月清司指挥已云集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第11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六万人,在100余门大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