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刘浪逐渐收拾心情努力将自己从儿女情长的迷茫中拔出来

时间:2018-12-26 00:17 文章来源:互联网

各路川军在8月初已经齐聚蓉城议抗战事宜,决心放弃前嫌,将手下之精锐进行整编,改组为14个师,组成二个集团军,由刘湘亲任第二十三集团军司令,下辖唐式遵的第二十一军和郭勋祺的第五十军及张炎的新61旅及川北安防团。邓锡侯任第二十二集团军司令,下辖孙震的四十一军及他自己亲任军长的四十五军及李家钰部和刘浪的广元独立团。
 
    曾经的时空中,川军两个集团军共15万人出川抗日,这一次,多了新编61旅和安防团、独立团一万人,尽皆精锐。
 
    那一次,他们扛着老套筒和单打一,用麻绳吊着枪栓,戴着斗笠穿着草鞋走出四川。这一次,他们扛着的是春田步枪,戴的是钢盔,穿的是胶底制式单鞋,装备虽依旧不能和拥有重炮的日寇相比,但比曾经的时空中却是强了太多。
 
    军人们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等待出征的军令。
 
    民众们也没有只拿出欢呼和鼓励,他们也在行动。
 
    面对国破家亡,所有中国人,都迸发出了自己人性中最光辉的那一面。
 
    那是一个苦难的中国,却,也是一个人性璀璨的中国。
 
    战火即将肆虐,可也是凤凰涅盘之开始,所有人都坚信。因为,留下遗书扛起枪的热血男儿们的背后,还有他们
 
    s:谨以此章献给我伟大的祖国和民族,献给曾经为破碎山河做出过努力抗争的先辈们,后辈不会忘记你们所做出过的一切。
 
 无奈请假
 
    如果不是有急事,风月一般不会断更也不会请假,书友们都知道风月稳定更新的特点,风月白天上课,晚上管孩子,等到9点开始码字,凌晨1点左右完毕,第二天中午更新。只要不是有重大事项,几乎天天如此。
 
    但这次请假,还真不是有事,也不是没时间码字,也不是编出的请假新花样,而是风月这几日来一直提心吊胆,极难全情投入码字的结果。尤其是昨晚写的不到两章内容,风月早上起来仔细阅读并修改之后,找不出自己在脑海里翻滚了好几个月的那种感觉。风月是个极为感性的人,有不少次码字的时候,会把自己写得热泪盈眶,比如古山之战,最后的战士对着电台大吼向我开炮,是风月想起了英雄王成,对他的致敬。比如长城之战出征归来,刘浪和自己的士兵们相互行的军礼,虽然不过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可是风月依旧情不自禁,因为风月觉得,那就是军人,为国家为民族之后获得的最崇高的敬意。风月喜欢描写细节,尤其喜欢描写小兵,那是因为,他们虽然在风月的书中是个配角甚至是个龙套,但在风月心中,他们代表的就是那个苦难时代和强大敌人努力抗争的先辈们,他们代表的是普通,但更多的,是不屈,是所有中国人的不屈。
 
    所以,在即将更新之时,风月踌躇再三,第一次,删除了自己的稿子。是因为,风月自己太看重这个情节,风月不是胡编乱造,很多感人的情节都是在曾经的中华大地上出现过的,风月只是想借着主角的部队把这些给表现出来而已,如果今天更新了,那以后,风月或许永远也写不出这两章了,风月更希望写出感动自己的文字,再去感动你们。
 
    请给风月一天时间,希望,我能行!!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书友,谢谢你们的文字鼓励,月票鼓励,打赏订阅推荐票鼓励,你们每一次的留言风月其实都会看。
 
 第952章 儿女情长
 
    已经进入初秋的秦岭大山,有些微凉,尤其是在漆黑如墨的深夜里。
 
    一身戎装的刘浪独站在团部窗边,默默的望着窗外,硬着心肠没有回首去看噙着眼泪离开的纪雁雪的落寞背影。
 
    是的,这是两人从认识以来首次爆发了一次争吵。争吵的内容无外乎关于明日出征一事。就在下午,原被被刘浪任命为独立团野战医院院长的纪雁雪突然被刘湘电令任命为独立团基地守备营政训处主任。
 
    她,被排除在了明日即将出征的大军之外。
 
    刘浪惊愕之余却是毫不犹豫地执行了上峰的军令,但纪中校却是大怒,在找刘浪协商无果之后直接一通电话打到第战区司令部,不料刘湘这次却是极为坚决,甚至都没有给纪雁雪任何理由,就以“军令如山”四个字将纪中校的满腹委屈给堵了回去。
 
    虽然对刘浪放心不下,但纪中校终究还是接受了军令。只是,她方才找到刘浪,不是继续纠缠出征之事而是要求今日即和刘浪完婚,什么风光什么金枝玉叶她都不要,她只要刘浪在明日出征之前成为她的夫君,她成为她的妻。
 
    刘浪很感动,见惯了生离死别如他,也眼泛泪花,因为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这个女人不光是愿意将自己的生命都交给你,她甚至愿意交付自己的未来到你手心,那是每个女人最珍视的,她已经爱你到了骨子里。
 
    可是,刘浪能答应吗?他不能答应。虽然他很清楚纪雁雪突然被刘湘任命为独立团基地守备营政训处主任是因为自己的父母亲上蓉城,找到刘湘这个家族中他们最显赫的堂弟,苦求他留下这个儿媳的缘故。
 
    两位老人无法阻挡自己的儿子奔赴生死两茫茫的抗日战场,但刘家的儿媳和纪家的独女不能再上了,也好歹给两家留下个念想,刘湘无法拒绝,第一次不和独立团进行任何商量,近乎蛮横的下了这道军令。
 
    因为爱而感动,但更因为爱,刘浪不能答应纪雁雪这个出征前仓促成婚的要求。没有后代,又失去自己,这个美丽如斯的女子,或许可能会孤苦一生,她才23岁,在未来才是大学刚毕业的年龄,她还有再次选择幸福的机会。
 
    所以,刘浪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愤怒中的纪雁雪没有像以前一样对刘浪实行两人热恋打闹时偶尔会用的“九阴白骨爪”,沉默半响,面对着刘浪绝情的背影,满面泪痕绝望地离去。
 
    刘浪硬着心肠没送,甚至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他怕自己忍不住会答应。真的,在纪雁雪寂寞的转身离开那一刻,他很想转身拉着她的手,告诉她:“我愿意娶你,我想和你相守一辈子。无论我贫穷还是富裕,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苍老。”
 
    可是,即将来临的残酷战争迫使他重归铁血军人的角色,他终究没有回头。
 
    窗外,夜色如墨,刘浪逐渐收拾心情,努力将自己从儿女情长的迷茫中拔出来。他,还是一个即将率领着壮丁合计4000余人出征的指挥官,他要考虑的还有很多。
 
    背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刘浪连头亦未回,高声命令道:“从昨日起,独立团已经进入战时,根据战时条例,任何非战斗人员均不得在接受军令之前进入指挥部,严七官,自去军法处领罚。”
 
    “是”二十米外传来已经升职为警卫排长的严七官中尉的高声回答。
 
    不用嗅到熟悉的体香,灵敏的听力早已让刘浪知道来人是谁,如果不是她,恐怕严七官也不敢违背军令让她在没有通知自己之前就能走进团部。
 
    他和纪雁雪先前的争吵声,让明面上的团副暗地里的政委张儒浩都没进来,这会儿估计是给已经和刘浪一样是预备党员的纪雁雪做工作去了。这一年半以来,逐渐接受红党被发展为预备党员的独立团尉官和校官已经高达极为尊重的西方人,她可以理解刘浪的爱国情怀,理解刘浪为民族抗争侵略者的决心,但她不明白刘浪为什么如此不尊重生命。
 
    出征之前必谈死,就连拒绝婚姻也是因为抱定死在战场上的决心。
 
    刘浪看着性格爽直此刻却眼含泪珠的小洋妞儿,心中终是一软,指着挂在墙上的一面白底黑字有些简陋的旗帜说道:“你是中国古文化专家,这上面的字应该是认得的吧!”
 
    白布旗的正中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小洋妞儿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这竟然是一面死字旗,在她对崇尚吉利的中国人的理解中,绝对是不吉利中的不吉利,但这面“死”字旗却挂在独立团团部的墙上。
 
    “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份,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刘浪眼中闪动着泪光念道。“这是我川北安县曲山镇农民王者成前日赶到军营送于儿子王建堂的,你我虽都还未成为人父人母,不懂父母之心,但为人子者,亦懂父母对子女拳拳之意。
 
    我,很难想象这位白发老父是怎样壮怀激烈的书写了这面“死”字大旗,也很难想象得出白发老父那只饱经沧桑的手握住笔时写下“伤时拭血,死后裹身”的颤抖。我只知道,我幼时胳膊碰破流血,我自己都还在咧嘴笑,但我老汉却是心疼的嘴唇只抖。可是,在我中华国难当头之际,白发老父送儿上战场,却书写了这样一面旗帜。
 
    是,不吉利。可是,这代表着我中华千千万万百姓的决心。为了我民族能继续在这片沃土上生存,我们这一代青年,就算尽数战死,又有何妨?为了祖国壮丽河山,为了父母妻儿,为了子孙后代,我独立团,我川人,我国人,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我麾下之战士可死,我刘浪亦可死。我的命,在这样的时候,不属于我自己,不属于你和雁雪,也不属于我父母,而属于我中华大好河山,属于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数千年之民族。自古忠孝难两全,刘浪此时,只能尽忠而已。
 
    我这样说,劳拉,你懂了吗?”
 
    劳拉许久没有说话,就是那样凝视着刘浪。
 
    良久,海洋般美丽的大眼睛里却没了泪水,因为泪水,已经悄然流满了她的脸庞。
 
    “刘,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但却不是个好情人。”虽是满脸泪水,但劳拉却没有哭,脸上却扬起坚定。“可是,劳拉会在四川等你,等你和你的勇士们胜利凯旋的消息,伯父伯母我和纪会去帮你探望。”
 
    。。。。。。。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