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敌机靠近机场的战斗警报就响了大队长高志航命令全队紧急加油

时间:2018-12-26 00:15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八时四十分,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桐岗率领二十一架诺斯罗普2e轻型轰炸机,携带十四枚二百五十公斤炸弹、七十枚五十公斤炸弹自广德机场起飞,兵分两路轰炸日军的公大机场、汇山码头以及吴淞口海面上的日军军舰。
 
    轰炸机场和码头的飞机在八百米投弹,全部命中目标。轰炸吴淞口日军军舰的轰炸机,由于能见度很差,投弹后效果不详,但是被轰炸的日舰已经开始向长江入海口逃窜。返航时,二十一架轰炸机有六架因天气恶劣迫降其他机场,两个小时后全部归队。
 
    九时二十分,第五大队大队长丁纪徐驾驶霍克式驱逐机,携带五百磅炸弹一枚,自扬州机场起飞,沿着长江寻找日舰,在南通附近江面发现日军驱逐舰一艘,俯冲投弹后,日舰舰尾中弹,随即沉没。
 
    长谷川清没有想到中国空军能够不顾恶劣气象条件抢先下手了。当停泊在吴淞口外的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受到攻击时,他决定不顾天气是否转好命令航空兵立即出击。
 
    午后,在新一轮的轰炸中,中国空军第五大队、第二大队以及三十五队的飞机,先后轰炸了上海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和日军基地公大机场、汇山码头等地。日军显然加强了防空火力,第五大队被击落一架驱逐机,击伤两架;第二大队的轰炸机被击伤两架。
 
    日军海军陆战队在大规模轰炸中伤亡惨重,因此不断呼叫空军请求援助。但是,第三舰队的空战飞机多是舰载飞机,由于风浪太大,舰载飞机无法在军舰上安全起降。长谷川清只好命令驻守台北的鹿屋航空队升空,拦截中国空军的轰炸机,摧毁上海周边中国空军的主要机场。
 
    笕桥机场是中国航空学校所在地,也是中国空军在淞沪作战的主要基地,于是成为日军鹿屋航空队发动袭击的首选目标。
 
    杭州上空,狂风暴雨。
 
    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原定用于华北作战,已于八月四日飞抵周家口机场,但十三日那天接到命令全队向杭州笕桥机场转场。十四日,大雨滂沱中,全队三十二架飞机有的无法起飞,有的因为跑道过于泥泞而发生事故,仅有二十七架战机安全飞抵笕桥。
 
    刚刚着陆,敌机靠近机场的战斗警报就响了。大队长高志航命令全队紧急加油。没等全部飞机加油完毕,鹿屋航空队的九架飞机已经进入杭州空域。这些日式双翼轰炸机在风雨中努力保持着队形,摇摇晃晃地终于从雨云的缝隙中发现了笕桥机场。突然,他们看见中国空军的飞机迎面而来。首先紧急起飞的是大队长高志航和二十一队分队长谭文,两人当即将一架日军飞机击落。日机发觉中国空军在此有备,迅速拉升进入云层躲避,但第四大队升空的飞机已经追击而来。二十二队队长郑少愚在曹娥江上空追上了一架日机并将其击落,二十一队队长李桂丹和队员柳哲生、王文也合力击落一架日机。
 
    3比0,在这场被后世命名为“笕桥空战”的淞沪上空中日双方第一次的空战中,中方大获全胜。
 
    15日,在南京、上海、杭州等地,中日空军再次展开了大规模空战。中国空军全面出击,抗住了日机60余架的袭击,击落敌机17架。16日,华东地区的台风影响基本消除,日本航空母舰的飞机大批参战,中国空军遇到更大挑战。这一天,中国空军第3、第4、第5驱逐机大队再接再厉,击落敌机8架。
 
    年轻的中国空军,竟然将木更津、鹿屋两个闻名于世的日军主力航空队装备最新式的轰炸机消灭过半,在日本引起震惊,联队长石井义被迫剖腹自杀。
 
    国战之初,拿出自己大部空军实力的中国空军让日本报纸哀叹“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之支那!”
 
    而此时,位于四川成都机场的“航空义勇军”还在等待国府的军令,全部飞机已经加满油料,随时等待转场加入战场。
 
    在开战数日中,空军战场占优,但地面战场却是惨遭失利。
 
    14日,第88师开始对位于虹口拥有4000兵力的海军陆战队总部发起进攻,第88师264旅担任主攻,旅长黄梅兴亲临一线指挥,战至午时,敌寇败退,旅指挥部前移至爱国女校附近,不料遭遇日军炮轰,旅长黄梅兴及旅参谋主任邓洸三十余人殉难。
 
    广西桂军、云南滇军、广东粤军、湖南湘军、贵州黔军皆积极整军准备向东南淞沪而来。
 
    位于四川的刘湘这次则更是激愤,自七七事变以来,7月10日请缨,7月13日明令通电全国,要全国总动员,与日寇拼死一战,7月25日即命令四川全军,三日内驰返原防,全力整军。8月7日刘湘到南京,出席了国防会议,慷慨陈词近两小时“抗战,四川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
 
    8月25日,回蓉城的刘湘发布《告川康军民书》,号召四川军民为抗战作巨大牺牲:“中华民族为巩固自己之生存,对日本之侵略暴行,不能不积极抵抗!凡我之国人,必须历尽艰辛,从尸山血海中以求得最后之胜利!四川为国人期望之复兴民族根据地与战时后方重地,山川之险要,人口之众多,物产之丰富,四川7000万人民所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
 
    川军各将领纷纷请缨抗战。
 
    也在8月25日,洛川会议的最后一天,红色军委发布红色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将红色部队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当日,第八路军总指挥朱上将、副总指挥彭上将发表通电,宣布就职,宣告部队已改编完毕,即将东进杀敌。
 
    眼看日寇大军即将从日本本土开往上海,心急如焚的刘浪通电求战,开赴淞沪战场,刘湘暂未答复,军政部回复一切听从军令行事。
 
    刘浪和独立团只能等待。在此战时,任何不尊军令者,斩立决。这个道理,刘浪比谁都懂。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